移动电视混沌无序全球普及之路步履维艰

9月 3, 2022
bobcom

无论您将我的观点称作是悲观,或是对现实的健康评价,事实上在短期内,广播移动电视面对的如麻团般纷杂的问题仍然毫无解决的希望。

运营商向来小心谨慎,所以当移动电视的不确定性导致他们紧抓自己熟悉的方案不放时,也就没有人感到惊奇。正因如此,运营商很有可能会进一步开发基于蜂窝网络的视频方案,将其作为短期主要手段,以及针对混合网络的长期关键组成。

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Modeo公司是一家移动电视运营商,它已经搭建了自己的广播网络,而且独立于蜂窝运营商。但是现在,Modeo公司却已经沦为美国蜂窝运营商奇慢无比的蜂窝电视决策的牺牲品。再加上这家初创公司的CEO Michael Schueppert突然挂冠而去,Modeo的失败似乎已成定局。

虽然欧洲早期的试运行以及韩国的商业化反馈都显示,用户非常渴望观看移动电视,但不久的将来,移动电视仍将主要通过单播和最新出现的组播蜂窝网络进行传输。对运营商来说,这些基于蜂窝网络的服务更为现实,可以使他们不至于陷入围绕在广播电视周围的法规、技术以及业务模式挑战等多样性漩涡。此外还有一点:许多运营商都希望单播和组播蜂窝电视成为混合网络的一部分,这样有助于他们从3G投资中得到更大回报。

“我们需要将其作为一种补充。若我们想要拥有100个以上的频道,就需要一些像针对高容量的DVB-H、面向其它专用频道长尾(Long Tail)现象的HSDPA这样的标准或技术。”瑞士电信运营商Orange业务开发经理兼战略师Eric Grignon表示。

去年年底,数十家运营商和几百名通信供应商代表会聚香港,参加世界电信展及香港3G年会,而移动电视正是其中的关键主题。在经过反复商讨后,人们明白了一件事——广播电视现状基本没有发生大的改变。

目前的状况可以称得上是混沌无序。频谱冲突、标准竞争、技术故障、安全问题、运行许可的不确定性,以及多种展开实验的业务模式,都意味着业界谈论的“汇聚”并不是能够在短期迅速获利的方法。

而UMTS论坛则更为圆滑,它于近日公开承认:目前市场相当混乱。在去年11月出版的白皮书中,该论坛明确描述出了所有问题,但是在提出具体方法解决全球频谱快速“协调”分配、建立标准刺激经济规模从而推动广播移动电视(即在短期内既便宜又能赢利)等方面,UMTS却一筹莫展。

这些难缠的问题可能会使芯片供应商、系统开发商,最终乃至消费者代为受过。“我们需要有一些对所有这些标准的协同或接口。我们认为这有可能在手机中实现,因为该领域有一些芯片能够处理所有标准,不过其价格也相当昂贵。”UTMS论坛移动电视工作组主席Bosco Fernandes表示。

对此,一些芯片供应商争辩说,支持多标准的芯片成本正在迅速发生变化。“令人意外地是,多标准选择已经有利于节约成本。”Mirics Semiconductor市场营销副总裁Ralph Weir表示,“在业界能成熟解决多标准挑战之前,单标准接收器会存在一段时间。之后,业界会迅速进行替换。”这家英国无晶圆IC设计公司最近发布了一款覆盖所有主要数字电视标准的多带调谐器,还带有数字和模拟广播功能,该公司称它的成本低于单带DVB-H调谐器。

Frontier Silicon坚信,其基于DSP的多标准基带所增加的电路板面积几乎可以忽略,该基带能覆盖T-DMB和DVB-H。“我们认为,如果考虑到均摊在整个手机研发周期内的费用,面向多标准的单一硬件和软件移动DTV平台要节省相当多的成本。”Frontier的一位副总裁Matt Hatch表示。

“由于使用了DSP,相同的内核能被用于T-DMB和DVB-H基带物理层,”Hatch介绍,“可编程方法则允许我们对物理层进行调整,从而在不同网络中优化性能;另外,还能迎合不同运营商对T-DMB和DVB-H规范的不同阐释。”

既然没有一种广播技术能独霸全球市场,那么这种“多面出击”方法在芯片供应商中也开始流行起来。在欧洲,DVB-H是主宰;美国钟爱高通的MediaFlo;韩国倾向于地面或卫星DMB;而日本则专注于自己的ISDB-T;当然中国准备在未来几年内推出自己的标准也毫不为奇。

在世界电信展上,各业内玩家表示他们都在密切关注中国,看中国是否在认真推动本土规范。“中国政府应平衡各方利益……寻找合作方式,帮助中国供应商进入国际市场。”位于北京的电信咨询公司BDA China总经理Duncan Clark表示。

中国的CMMB规范以中国的自有技术StiMi为基础,该服务工作于2.6GHz频率,利用25MHz带宽来提供25个视频频道和30个广播频道,此外,还提供一些数据信道。该技术与欧洲的DVB-SH有某些类似处,目前,至少有一家推动DVB-SH的公司(阿尔卡特/朗讯)表示,将帮助中国推出这样一个系统。

在韩国,专有卫星DMB系统显示出可持续发展的势头。在移动电视服务方面,韩国领先于其它国家,拥有250万用户。起初,在投资S-DMB后,韩国政府也开始推动免费的T-DMB服务。这令TU Media的日子更不好过,他们的S-DMB服务是收费的。(编者注:在韩国,S-DMB的内容提供商只有TU Media这一家公司,而T-DMB则有6家。)

尽管如此,从2005年5月开始,TU Media已拥有了100万左右的用户。“我们希望到2007年底能有220万用户,届时将有望实现盈利。”该公司CEO Young-kil Suh表示。

享受免费T-DMB服务的观众每天收看移动电视的时间约在10到20分钟,这对一项新服务来说是个不错的成绩。Suh表示,卫星用户则更积极,每天要花62分钟看移动电视。肥皂剧是一大受宠节目。

TU的初装费是20美元,然后每月交12美元就可使用15个影视及19个广播频道。一年后,月租会降为10美元。TU还提供视频点播服务,用户需每次付费2美元。Suh介绍,影视和广播的使用分别占65%的35%。

但韩国很像个移动电视服务的世外桃源,短期内复制其成功可能并不容易。市场研究公司Parks Associates最近预计,到2010年,美国将有约1500万移动电视用户,收入达16亿美元,普及率约为7%。在欧洲,广播移动电视到2010年的普及率将达10%,而只有5%的用户会经常使用到这项服务,Strategy Analytics公司预测说。“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尤其是考虑到法规方面的问题,移动电视不会很快普及。”Orange公司的Grignon表示。

在欧洲,清理UHF频段仍是个问题,特别是在英国,在那里,高通试图借此不利因素促使英国接受MediaFlo。“在欧洲的许多地方,在2010或2011年以前都无法获得可用频谱。”UMTS论坛的Fernandes表示。

从中国到捷克,牌照是许多市场面临的关键问题。牌照是否与特定技术相关?管理者是否偏好某些运营商,或干脆交由市场决定?“有过移动领域工作经验的人都明白,室内覆盖是一个基本要求,而这意味着巨大投入,并需要牌照来保护投资。”Grignon表示。

UMTS论坛表示,早期的试验结果表示,许多用户(占50-70%)在室内收看移动电视。这种情况增加了芯片生产商提高电视接收能力的压力。在器件级,灵敏度每增加3dB带来的成本增加,相当于重建广播网络费用的一半,UMTS论坛介绍。“手机灵敏度是个大问题,特别是在室内覆盖方面,所以肯定要对该问题再下些工夫。”捷克T-Mobile业务拓展经理Roman Garba表示,该公司最近完成了DVB-H的试运行。

室内收看习惯还将影响频率分配、链接到网络的成本以及手机的外形尺寸。例如,低VHF频率意味着需外部天线来获取更长的波长。被模拟电视占据的UHF频道(470-862MHz)就非常棒,因为它的扩展传播能力强(这意味着需要更少的发射塔),而且通常仅使用内置天线就可达到效果。

自从经受了代价高昂的3G牌照煎熬之后,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运营商都如惊弓之鸟,以及他们为什么仍对蜂窝电视有兴趣。现在来看,蜂窝电视表现很好,而且随着各种问题慢慢得以解决,其还将作为广播频道未来方案的一部分。“广播只是传送丰富视频内容的途径之一。”Hutchinson Europe Telecommunications公司总经理Christian Sambaing表示。该公司目前有30万DVB-H用户,可能是目前欧洲最成功的广播移动电视服务商。

但是在目前阶段,其它运营商仍采取观望态度。“我们尚未收回3G投资,所以我们对搭建另一个网络持谨慎态度。”香港流动通讯有限公司(CSL)业务拓展总监Tony Seeto表示,“我们将推出基于3G网络的移动电视服务。网络容量是个不利因素,但在3G的早期阶段,我们的容量还不至于捉襟见肘。”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四部门印发《数字乡村标准体系建设指南》到2025年初步建成数字乡村标准体系(附PDF)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将追究法律责任。网站合作、内容监督、商务咨询/0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