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毒软件业“山寨”附体

9月 2, 2022
bobcom

刘先生的公司是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公司大约有50人。公司50台电脑要安装杀毒软件,刘先生算了算,这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现在经济不景气,什么支出都要考虑压缩。”刘先生的公司就在中关村,他经常看到一些电子卖场里有不知名的杀毒软件广告牌,价格好像很便宜,于是他报着试一试的心里去询问。

让刘先生意外惊喜的是,他只以10元一台机器的价格,把全公司的电脑都装上了杀毒软件。

与此同时,金山毒霸病毒专家李铁军最近很头痛,一些用户向他反映,在使用几款不知名的杀毒软件后,自己的电脑系统反遭到破坏,向他紧急求助。一系列的事情引起李铁军的注意:“什么都有山寨版,连杀毒软件都有山寨版了?”

目前活跃在互联网安全行业里,除了大家很熟悉的金山、江民、诺顿等杀毒软件之外,也有一些不知名、又并非拿到公安销售许可证的“山寨”版杀毒软件,也就是说在公安部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验中心2008年防病毒产品检验结果名单中,我们找不到这些杀毒产品的身影。

杀毒软件一直是中国软件竞争激烈的一块市场,经常会是刺刀见红。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杀毒软件从免费到三元、五元,再到几百元,价格差别很大。

现在市场上大量不知名的杀毒软件主要有两种来源:一大部分是国外的杀毒软件产品。在其他国家也有很多金山、江民这样的本地杀毒软件公司,他们也希望做国际市场。但很现实的问题是,中国杀毒软件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如果他们想正式进入中国,需要设立办事处、要招首代及销售、要建立销售渠道,也要建立售后服务体系,七七八八下来,前期投入至少要500万美元甚至上千万美元。“谁都知道杀毒软件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了,这样进入市场的成本太高。”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软件厂商会跟中国的一些代理谈,免费或者是极低的价格给一定数量的序列号,让他们在中国先做,这样可以圈住一部分用户,慢慢积累一点名气,“有的厂商一下子能给1000万个免费的序列号。”由于他们不是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他们不收费或是价格极低,也不用担心需要对产品负责,对用户的电脑安全负责。另一种来源是中国的技术爱好者自己开发的杀毒软件产品,他们也会放在网上以很低的价格去销售,卖得并不是很多。

一类是通过网络营销,主要是在论坛上进行推广,在网上完成推广、付款、下载等全部过程。“他们一般会在一些比较专业的论坛上先做推广,让懂行的人先试用,获得一定的口碑之后,再开始在互联网上广泛推广。”

记者发现,最近新出现的一种销售途径是采取获利极快的传销形式作为销售平台。在某款杀毒软件的销售平台上,记者看到这样的宣传口号:“免费代理,年赚100万元。你只需一台电脑,每天工作3~8小时,在各种网站、论坛、QQ群等网络平台上发放自己的宣传网页,消费者就会自动找。”

在这个平台上,代理商可以发展自己的下级代理,并可获得下级代理的部分收入,有些类似传统领域的传销模式,只不过发展代理商、推广、销售、利益分配等所有程序都可以在网上完成。

此外,记者还发现,淘宝网上也有大量这类杀毒软件在销售,价格最低的可以到1元买一个序列号。销售好的卖家已经做到双皇冠级别的高级卖家了。

另一类是花二三元的成本,把软件做成盒装产品,然后在IT卖场里进行销售。刘先生买的软件就是这样买到的。“包装的成本只有二三元,但在卖场里他们可以标100多元。客户来砍价,七八十也卖,有的时候给钱就卖,非常便宜。”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一批在卖场里做分销的人,什么赚钱卖什么。杀毒软件对他们来说,几乎是无本万利,他们当然是蜂拥而上了。过些天如果别的好卖,他们又会跑去卖别的。

这么便宜的软件,刘先生为什么敢买呢?刘先生的解释是:“一是因为现在钱紧,这样可以省很多钱。二来我们公司没有太多,不怕泄密。”对于售后服务,刘先生很清楚是得不到任何服务的:“我们只能祈祷软件别出大问题。”

对于杀毒软件市场的这些乱象,市场人员言语中带着一丝不屑:“杀毒软件领域这些厂商争打了这么多年,正规厂商在防杀新病毒、易用性、服务等各方面做了多少工作?这些都是‘山寨’们比不了的。虽然他们会分流一部分用户,但我们并不太担心。”

“对于消费者而言,最容易的方法就是看杀软产品上有没黄色LOGO标――公安部签发的销售许可黄标。在杀毒行业,也是需要有准入门槛的,一款杀毒产品必须经过公安部严格的检测,然后申请到黄标才能在市场上公开销售。”李铁军提醒到,“有的产品上面虽然打着黄标,却不一定是真的。如果用户不放心,可以到公安部计算机病毒防治产品检验中心2008年防病毒产品检验结果名单中去确认。”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无法注明来源的情况,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来信: 我们将在收到邮件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4月2日:工信部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增长48.5%;中芯国际宣布全线日:互联网企业完成业务收入1990亿元;华为去年营收增长3.8%

3月29日:华为小米等手机应用商店暂停下载耐克、阿迪达斯等App;鸿蒙系统即将出世

3月26日:过去4年中苹果收购的AI公司数量最多;亚马逊发布三驾马车中国业务战略

3月25日:华为将投入超2亿美元建设生态;密斯不看好金融科技公司发行数字币

3月24日:1-2月电信业务收入2373亿元;百度汽车最迟2024年量产

3月23日:2020四季度融合系统同比微弱增长0.2%;银行推广数字人民币货币钱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