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中美军表现最出色的将领当属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

8月 27, 2022
bobcom

摘要;在长津湖战役中,与志愿军对阵的美军,从第10军到第3师、第7师、陆战1师,肩佩将星的将级军官不少,在这一众将领中,可以说大多数都是平庸浅薄,军事指挥能力平平,唯有一人,无论是对战场态势的判断,还是战场指挥的果断,都堪称出色,他就是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陆战1师最终能够突出志愿军的重围,史密斯也是功不可没。

在长津湖战役中,与志愿军对阵的美军,从第10军到第3师、第7师、陆战1师,肩佩将星的将级军官不少,在这一众将领中,可以说大多数都是平庸浅薄,军事指挥能力平平,唯有一人,无论是对战场态势的判断,还是战场指挥的果断,都堪称出色,他就是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陆战1师最终能够突出志愿军的重围,史密斯也是功不可没。

说到长津湖战役的美军将领,先从题图这张照片说起。这张照片在有关朝鲜战争的历史照片中也算比较有名,在不少文章里都可以看到。这是1950年11月东线团进抵鸭绿江边的惠山镇,这里与中国吉林省白山市长白县隔江相望,已经是朝鲜最北部的边界了,也是美军在整个朝鲜战争中到达的最北端。

因此,第10军、第7师的高级军官兴冲冲地赶到惠山镇,就在鸭绿江边拍下了这张照片。不过对于照片上这四个人到底是谁,几乎没有说对的。这里,老周就来给个正确答案,以正视听——从左到右依次是:第7师炮兵群指挥官霍尔姆·切尔沃准将、第7师副师长亨利·霍兹准将、第10军军长·阿蒙德中将、第7师师长戴维·巴尔少将。

就在这张照片拍摄后不久,志愿军发起第二次战役,美军第17团发现侧后出现志愿军,深恐孤军深入退路被截,因此就匆忙从惠山镇南撤,此后美军就再也没有到达过鸭绿江。

我们首先要介绍的就是这张照片中位于C位,也是长津湖战役中美军职务、军衔最高的第10军军长爱德华·阿尔蒙德(Edward Mallory Almond),他同时还兼任着“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参谋长。

阿尔蒙德1892年出生于弗吉尼亚州的卢雷,1915年毕业于弗吉尼亚军校,获得步兵少尉军衔。1918年随美国第4步兵师,参加第一次大战。战争结束后调到马里昂军校担任教官,1924年调入本宁堡步兵学校任教,1930年进入堪萨斯州沃思堡指挥参谋学院深造。1931年到1933年在驻菲律宾的美军部队服役,1934年进入陆军军事学院学习。1934年到1938年,在陆军参谋总部情报部工作.1941年1月,被派往驻罗德岛普罗维登斯的第六军司令部任参谋。1942年3月晋升为准将,升任驻亚利桑那州的第93步兵师副师长。1943年升任第92步兵师师长。92师是美军第一支完全由黑人士兵组成的部队,1944年晋升为少将,并率部参加意大利战场作战。短短两年间就从上校升到准将、少将,这很大程度是靠着同为弗吉尼亚军校校友,时任陆军参谋长,美军头号大佬马歇尔的照顾。官场上的春风得意,却掩饰不了在战场上的平庸表现。他指挥的92师作战表现乏善可陈,对此阿尔蒙德归咎于黑人士兵素质低下。

《老周军事:冰血长津湖》有声读物已经在喜马拉雅上线年,阿尔蒙德被调往远东麦克阿瑟的盟军总部(GHQ),出任人事部长。就此傍上了麦克阿瑟这棵大树,于1949年1月升任盟军总部参谋长。通常业务能力不强,但官运亨通,主要原因不外乎是马屁本领过人。麦克阿瑟刚愎自用,就是喜欢阿谀奉承之人,阿尔蒙德在这方面确实有一套,因此很快就得到麦克阿瑟的青睐,成功扮演了麦克阿瑟影子的角色,成天跟在麦克阿瑟后面。

在长津湖战役中,他与麾下的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产生不小矛盾,而阿尔蒙德很多时候的意见后来被事实证明都是错误。由于第10军在长津湖地区作战中,部署过于分散,因此导致美军31团支队遭到重创,陆战1师陷入重围,如果不是美军强大的空中支援和史密斯师长的果断指挥,连陆战1师都要被葬送在长津湖,因此阿尔蒙德受到了很多批评。

图3:仁川登陆时在旗舰上的美军将领,左三手持望远镜的是麦克阿瑟,左四手指前方的是阿尔蒙德

1951年4月,李奇微接替被撤职的麦克阿瑟出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随即撤销了阿尔蒙德参谋长的职务。1951年7月,阿尔蒙德转任陆军军事学院院长。1953年退役,1979年去世。

在长津湖战役中,阿尔蒙德一味迎合麦克阿瑟认为中国只是象征性出兵的错误判断,轻敌冒进,将第10军投入地形复杂的长津湖地区,而且兵力部署上也存在很大问题,导致东线美军在志愿军的猛攻下,不得不从长津湖地区后撤125公里,一直退到兴南港,再登船撤离东线。对于美军在东线的失败,阿尔蒙德自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说到阿尔蒙德,顺带说说他 在朝鲜战争期间的副官,亚历山大·梅格斯·黑格((Alexander Meigs Haig),当时还是个小中尉,后来仕途青云直上,1969年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亨利·基辛格的高级军事顾问,1972年晋升上将,担任陆军副参谋长,后被尼克松总统任命为白宫办公厅主任。1974年10月被福特总统任命为美国欧洲司令部总司令,两个月后又被任命为欧洲联合部队最高司令官,全面负责北约事务。1979年退役。

接着说说照片上阿尔蒙德右边的美国陆军第7步兵师师长戴维·巴尔(David Barr),这个名字很多人都很陌生,但他的中文名巴大维,知道的人就很多了。没错,巴大维就是解放战争时期美国驻华军事顾问团的团长。

巴大维在长津湖战役时的表现也是毫无亮点,相比阿尔蒙德也好不到哪里去。当时第7师的任务,就是负责掩护陆战1师的侧翼,但却将全师兵力拉扯得七零八落,在长津湖地区的31团支队,才不过2个步兵营加1个炮兵营,一旦31团支队在新兴里遭到围攻,友邻都相距遥远,鞭长莫及,周边就没有什么部队可以及时增援,只能眼睁睁看着31团支队被歼。这样愚蠢的兵力部署,身为师长的巴大维,自然难辞其咎。因此,李奇微接任第8集团军司令后,一口气就撤了4个师长的职务,巴大维就是4个被撤职的师长之一。

原因很简单,因为蒋介石得罪了美国军方的大佬马歇尔!抗战时被派来中国战区担任参谋长,并掌握美援物资分配大权的史迪威,说起来是美军中的“中国通”,会说中文,看似了解中国,其实对中国国情根本不了解,还想着用西方那套来改变。最重要的是,史迪威和马歇尔关系匪浅,早年马歇尔当团长时,史迪威就是他手下的营长。史迪威一开始要用美军军官替换驻印军里各级中国军官,遭到驻印军上下一致反对而作罢;接着又想谋夺整个中国军队的指挥权,这就触到了蒋介石的逆鳞,引起了蒋介石强烈反弹,不惜以退出同盟国阵营要求撤换史迪威。这样,史迪威最后只得灰溜溜离开了中国。

小弟史迪威灰头土脸,作为大哥的马歇尔自然脸上也无光,这个梁子就算是结下了。1946年军事调处期间,作为调停人美方总代表的马歇尔明里暗里就偏向,内战爆发后,美国又对政府实行了一年的军事禁运。派来的军事顾问团团长,也是名不见经传的巴大维,区区一个少将。对比一下,北伐时期苏联的军事顾问团长加仑,这是个化名,真名是布留赫尔,苏联红军第一批五位元帅之一的布留赫尔元帅。1930年代德国军事顾问团两任团长,塞克特、法肯豪森,都是声望显赫的名将,上将大将级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美国军事顾问团团长巴大维,无论是名望,军衔,还是能力,差距都不是一星半点,这也可以从中看出马歇尔对蒋介石的态度,不满不屑简直都不需要掩饰了。

巴大维在中国担任顾问团团长时的助理,唐·卡洛斯·费斯(Don Carlos Faith)中校,长津湖战役时是第7师32团1营营长,还是在巴大维手下。费斯的军事能力,和巴大维也差不多,非常平庸。就在长津湖战役打响的当天,11月27日上午,费斯向31团支队指挥官,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费斯的32团1营被划归31团支队)建议32团1营从1221高地继续北进,进入内洞峙,以便在次日继续向北推进。麦克莱恩同意了这一建议,于是32团1营于当日下午到达新兴里以北约5公里的内洞峙——战后美军认为32团1营放弃1221高地进入内洞峙是一大败笔,因为1221高地不仅是新兴里地区最适合防御的地形,而且还使31团支队本来就不雄厚的兵力更为分散,如果32团1营在1221高地与31团支队后续部队会合后再一起北进,可能不至于后来那么被动。

28日晚,内洞峙的32团1营遭到了志愿军猛烈进攻,到了凌晨2时,费斯与麦克莱恩商量,认为难以撑过这个晚上,决定在4时30分乘夜色突围,撤到新兴里。费斯下令集中所有还能开动的卡车运送伤员和补给物资,于5时开始突围,在天亮后撤到了新兴里,和31团支队主力会合。当天上午,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看到公路桥南岸有部队活动,以为是前来增援的31团2营,兴冲冲赶去联络,结果连中数枪伤重而死。由于麦克莱恩阵亡,31团3营营长威廉·莱利中校和57炮兵营营长雷·恩布利中校都负了伤,所以在新兴里的美军就由32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统一指挥。

12月1日下午,费斯率领31团支队的残部开始向下碣隅里突围,结果费斯在突围中被击毙,31团支队也就此崩溃。战后美军认为费斯虽然个人表现英勇,身先士卒,还被追授了最高荣誉国会勋章,但作为指挥官,就实在不合格,突围计划很不周密,不仅没有备用方案,连中途的阶段性目标(例如无法在天黑前到达下碣隅里在哪里建立阵地过夜)都没有确定,部队一旦开始行动,特别是遇到阻力后就陷入了无法掌握的困境。而费斯选择的突围时间也很成问题,上午10时决定突围,12时45分开始突围,要想在天黑前(当地日落时间为17时)走完约20公里的路程,以当时部队状况和战场情形根本是不可能的。部队由于连日苦战,军官和士官伤亡很大,逐渐丧失了对部队的切实掌握,如担任侧卫和后卫的部队,在第一座断桥处就没有控制附近要点进行掩护,使车队遭到很大伤亡。这样部队逐渐失去掌握,全靠个人为生存而苦苦支撑,突围计划又不周密,最后失败就不可避免。

这里说到了31团支队和31团团长艾伦·麦克莱恩(Alan McLean)上校,就顺带多说两句。31团支队(31st Regiment Combat Team,简称31RCT)是由于第7师的部队在长津湖地区分布很分散,无法按时集结执行第10军的作战计划,便将在长津湖周围地区,位置还相对比较集中的部队临时编组了第31团支队,由麦克莱恩统一指挥。有些文章里把31团支队称为是加强团,显然是错误的。31团支队包括第31团3营、第31团2营(缺E连,以1营B连替补)、第32团1营、第57野战炮兵营(缺C连,以第15防空炮营D连替补)及31团重迫击炮连和坦克连,但是31团2营并没有到达新兴里,实际在新兴里的就只有2个步兵营和1个炮兵营,比标准建制的一个团(3个步兵营和1个炮兵营)都要少四分之一,更别说是加强团了。

史密斯1893年出生于德克萨斯州门拿镇,1916年毕业于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1917年进入海军陆战队服役,获得少尉军衔。1921年任“德克萨斯”号战列舰陆战分队长,1924年调到陆战队司令部人事组,1928年任海地太子港驻军副参谋官,1931年进入陆军步兵学校指挥参谋班深造,1932年任维吉尼亚州关蒂摩陆战队学校连长班教官,1933年任陆战7团副作战官,1934年调任美国驻法国巴黎大使馆海军武官,1936年调任关蒂摩陆战队学校教官,1939年调任圣地牙哥陆战队基地作战官,1940年任陆战6团第1营营长,1942年任陆战队司令部计划政策组副组长,1944年任陆战1师第5团团长,1944年任陆战1师副师长,1944年任第10军副参谋长,在二战中参加过新不列颠岛,贝里琉岛和冲绳岛战役。1945年任关蒂摩陆战队学校校长,1948年起兼任关蒂摩基地指挥官,1948年4月升任海军陆战队副司令。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临危受命出任陆战1师师长,率陆战1师参加朝鲜战争。

进入长津湖地区,史密斯立即就察觉到了危险的味道,因为从后方基地兴南港到长津湖地区之间100多公里只有一条地形情况非常复杂的简易公路,那是由泥土和砂石混合铺设的狭窄小路,有70多公里曲折穿行在山区,只能勉强算得上公路。特别是从真兴里开始就进入了山区,到柳潭里的近80公里路段,道路狭窄到只能容许一辆汽车通行,而且又是在山腰,一边紧挨着突兀的山石,一边就是陡峭的深渊!所有部队和补给品都得从这条道路上通过,这样整个行军队形将会拖得很长,加上为了保障这条生命线的畅通,还必须在几个要点上部署守备兵力,势必造成兵力分散,一旦遭到分割包围,极易被各个击破,从军事上看在这样的地形发动进攻简直是愚蠢至极。所以他立即提出了不同看法,却被阿尔蒙德一口驳回,阿尔蒙德是麦克阿瑟的亲信,实在无法对下属显露出对麦克阿瑟制定的计划公开反对(何况史密斯还不是陆军而是海军陆战队的)。而且阿尔蒙德也和麦克阿瑟一样对战局充满乐观,认为已经是稳操胜券!他甚至在史密斯提出打算在下碣隅里修建机场以便及时撤出伤员运送补给时,竟然脱口而出“怎么会有伤亡?!”

史密斯还是不顾阿尔蒙德的反对,坚持要求在古土里、下碣隅里、柳潭里三地建造简易机场。柳潭里机场由于完全处在志愿军的炮火封锁下无法使用,古土里由于地形限制建成的机场只能供轻型飞机起降,作用有限。但在下碣隅里的机场,对于陆战1师的撤退,起到了重要作用,不但空运空投了包括弹药、燃料、食品等在内的各种补给物资,总共约372吨,而且还空运后送了4468名伤员,加上古土里机场空运后送了444名伤员,总共通过空运后送了4912名伤员,大大减轻了陆战1师的负担。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史密斯的先见之明。

对于麦克阿瑟东西两线钳形进攻的“圣诞节总攻势”,史密斯认为东线在高寒地区的冬季,在这样的山区采取这样的行动,成功的希望完全是建立在侥幸的基础上。史密斯向海军陆战队司令克里夫特·凯兹上将写了一封长信,详细介绍了战场情况和自己十分担忧的原因,他在信中写到:“……我们是第10军的左翼,而我们的左翼却没有任何保护,我们的左翼至少八十英里内没有任何友军的存在……我十分担忧在冬季向山地中的部队提供补给的能力。雪融化再冻结会令山路更加难以通行,冬季进行空投不足以提供两个团的补给,由于气候和部队的分散以及海拔的高度,即使乘直升机视察部队也很困难……第10军的参谋们是在百万分之一的地图上拟订计划,我们是在五万分之一的地图上执行任务。兵力不断分散,这使他们处境危险……”史密斯希望能通过凯兹与麦克阿瑟协商,对任务进行修正,但在仁川登陆之后麦克阿瑟的威望达到如日中天的巅峰,所以协调的结果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史密斯始终保持了清醒的头脑,并未像麦克阿瑟、阿尔蒙德等高级将领那样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所以,史密斯对陆战1师的作战任务非常抵触,尽管阿尔蒙德一天一个加速前进的急切催促,他依然控制陆战1师每天的推进就是一两公里,非常谨慎,并且要求由陆战1师莱负责守卫补给路线,这说明他对后路的高度重视,只有掌握在自己部队手里才安心。

被偷瓜女主删了视频,村名曝光后被标“小偷村”,老人子女被喊线分,中国排协重压之下做出“口罩门”回应,疑似甩锅!

美法官裁定推特向马斯克提供9000个抽样帐户信息:其他请求“宽泛的离谱”

iOS15.6.1好评率100%?iPhoneXR老机型也有神优化,必须升级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