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菲联逼平恒大 球队降级已定队员只剩爱与哀愁

6月 20, 2022
bobcom

2011年11月2日,成都谢菲联队在赛季收官战中虽2∶2顽强逼平中超冠军广州恒大,但无奈降级命运已定。比赛结束后第二天,最后一轮预备队联赛,成足以2∶1力克恒大,但位于双流的球队基地仍笼罩在一片悲伤的离别情绪中,队员们都收拾好行李分批离开,他们中很多人明年都不会再回来。俱乐部办公室主任陈建社召集球队开了个短会,再次表达了俱乐部明年继续搞的意思,但队员们没一个动心,“不管明年还搞不搞,怎么搞,我们都不抱太大希望了,离开,是必然的选择。”队员对这个曾经带给他们荣耀的城市的挚爱,与对这个刚刚带给他们难堪的球队的哀怨,在这个时候五味杂陈地交织在一起。

最后一天的成体中心,有多少眼泪在飞!在球场、休息室、新闻发布会厅,主教练牛洪利三度落泪;一些队员和球迷在现实与理想的煎熬中,也潸然泪下。“好兄弟,都各奔前程了,都交好运吧!”这是昨天在双流基地,大家相互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张远、惠家康、王存、李钢、范培培、李洪洋等8名队员合同都将到期,他们对记者说,明年是肯定不愿意再留在成都,主力中卫李建滨也将被转卖到广州恒大两个赛季球队内乱不断,都是缺钱闹的。他们都说受够了,和成都感情再好,也必须要有一个了断。尽管队中只有寥寥两三人可以在中超球队找到归宿,但很多人仍不愿留下来,有名队员说:“一年就赢了四五场球,就这点血汗钱也要欠!9月份的奖金都还没发下来,估计俱乐部是不会给了。完全失去了相互的信任,还凑在一起共事,多么可笑!”

球队的很多球员都喜欢耍微博,昨天的成都谢菲联微博群,弥漫着一股伤离别的情绪,李建滨、高翔、惠家康、李洪洋、雷永驰、王翰林都在转发“兄弟们,好运”。张远说:“不管以后到哪个队都要好好做人开心生活!保重,好运我的朋友们!”队长王存感叹:“确定好回程机票,也就意味着这一整年就此完结。无论它是如何的悲哀,如何的不堪,如何的荒唐,如何的丑陋,结局就是这样,难以改变难以挽救。成都这两个字好重,你我他,都不配轻言说对得起它。希望离开的好运,留下的有作为!”

此时此刻,看见队员们的离别愁绪,记者的脑海里不禁想起很多年前童安格的那首《爱与哀愁》,“爱与哀愁对我来说像杯烈酒,美丽却难以承受”

对成足来说,这就是一个荒唐不堪的赛季。纵然最后几轮球队有如神助一般疯狂抢分,但早就欠下的,是找不回来了!纵然大家还在为两负南昌、两平深圳而痛心疾首,但实际上从赛季前备战开始,他们就因为资金的缺乏、混乱的管理落后对手一大截,继而成为中超群雄的众矢之的。

一听俱乐部新投资方香港鸿富企业的启动资金只有800万元人民币,“湖”王宝山在赛季开始前愤然挂印而去,包括姚夏在内的上赛季率队冲超成功的教练组随后集体撤退。除了由英国谢菲联支援并突然空降成都的澳大利亚教练洛瑞,整个俱乐部管理层一夜之间换成了一个“纯业余团队”,挑选外援的精细活,居然落在了俱乐部负责球迷工作的人员身上联赛前半段,当俱乐部主席、重庆歌乐老板谭操发现他的“足球抄底”行动失败之后,彻底对俱乐部撒手不管。必须承认,成足是中超16家俱乐部中唯一在当地找不到赞助的球队,俱乐部的业余管理和球队的混乱,也彻底断送了俱乐部的财路,因为没有企业愿意和一支总活在丑闻中的球队沾边。危机之下,俱乐部接连发生 “工资门”、“谣言门”、“三停门”、“甩卖套现”等一系列事件,宋振瑜、刘宇等主力在联赛中途转会。更荒诞的是,从董事长、总经理、主教练、助理教练、领队到队长,甚至负责球迷工作的联系人以及厨师,全部换了一遍,谢菲联本赛季的“换血”纪录无人匹敌。分崩离析的球队彻底垮掉只是迟早的事。

谁来为成足俱乐部的今天负责?敢于“甩卖套现”的前俱乐部董事长田中全已经下课,俱乐部主席谭操则多次告诉记者,他和这个俱乐部已没有瓜葛。被他推到台前的那位神秘的新任董事长“李小姐”、总经理吴凯戟几乎就没怎么在俱乐部露过面,更别说现场看一次成足的比赛。除了拖欠球员的部分奖金,过去一个赛季的主场场租、安保费的欠款,俱乐部也一分钱没还。

欠的钱可以缓一缓,但短短两年就把成都足球彻底搞垮,这笔账怎么还?俱乐部不仅在无限透支成都足球的底蕴,更在无限透支他们自己的信誉。虽然本地企业对足球的冷漠确实让人寒心,但当俱乐部官员、球队人士仍在天天抱怨“成都足球环境恶劣”、“当地企业不给力”、“见死不救”的时候,其实俱乐部自己难以免责。球员教练是尽心尽责的,哪怕是球队内部个别人有不顾大局、只图私利的胡闹行为,也不能抹杀整个团队在球队最困难的时候敢担当、争荣誉的职业责任感。当成都谢菲联失去了当初的美誉度,它就应该做好破釜沉舟、洗心革面的一切准备。如果把它当成一种资本博弈或者投机抄底的工具,必将继续戕害成都足球。

截至目前,俱乐部高层对成足的未来唯一的官方表态是,10月28日挂在俱乐部官网上的一则声明,大概内容是:“球队明年继续留在成都征战中甲,董事会将会加大投入,坚决避免本赛季的困难再次出现,重塑成都足球的辉煌。”据悉,董事会已经着手筹措雄厚的资金保障,甚至传言明年赛季总投入将达到四五千万元。

“你信吗?反正我不信!”这是球队上下的一致声音。俱乐部在赛季中期的资金缺口就达到近2000万元,随后投资方香港鸿富董事会拒绝再次注资,谭操一度抱怨“我们被骗了,被原投资方拖来垫背,早知道如此就不来趟这浑水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球队,甚至只能靠卖球员来勉强度日。实在难以相信如此艰难的条件和环境,会在一夜之间找来巨额赞助,何况他们下赛季只有一个中甲平台。哪怕是找来赞助,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有限的赞助金额,甚至还不够他们偿还一的债务。

据悉俱乐部正在与一些四川企业就转让一事进行接洽,即使转让不成功,明年成都谢菲联俱乐部也将肯定更名。但从中超到中甲,俱乐部身价将大幅缩水,业内行情是一个“中甲壳”就值几百万元。即使有人愿买,成足控股方未必真卖,毕竟这个价钱他们不可能接受。据悉,俱乐部的实际操盘手,仍是原控股方香港思嘉伯集团,如果这家企业仍不愿意真正为成都足球的未来着想,仍不愿意放手而是选择“拖死”球队,那这支球队将再也看不到未来。

去年俱乐部一度想远走海南,结果被中国足协的一纸禁令“否决”。转卖外地不可能,留在成都又没市场。解散,将是球队最悲惨的下场。

最后一个挽救成都足球的办法是另起炉灶,人才储备雄厚的成都市足协已有心在年底重组一支乙级队,“收回彭欣力、冯卓毅、杨泽志等中超球员,加上市足协U18、U16两个队,完全可以打。当然,这需要政策和资金的支持。”这,将是无奈之下的最后一个“备选项”。

成都谢菲联的动荡,其实始自2009年12月11日晚,央视曝光“成都谢菲联假球案”的一则新闻,前俱乐部董事长许宏涛落马,随后俱乐部被中国足协勒令降级,从此成都谢菲联逐渐走向没落和破产的边缘。

当初身背“中国首家外资足球俱乐部”的光环,在国内传为美誉的成都谢菲联是如何红极而衰的,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许宏涛落马。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家俱乐部的成败,竟然就牵系到许宏涛一人身上。这名靠做个体经营、做球员经纪出身并发迹的商人,当初一手将英资引到成都,在当时成都五牛退出、成都足球生死存亡的关头,力挽成足于既倒。一时间,成都足球的品牌效应被最大化,英国血脉、国际化团队、纯职业化管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快就在中国足坛风生水起、左右逢源,不到两年时间,球队就完成了成都足球12年来都无法完成的夙愿,杀入中国职业足球顶级联赛。他背后的房地产团队,在成都的地产项目也突破亿元大关,开酒吧、搞会所、建基地,“长袖善舞”的许宏涛,靠他足够的魄力和远见,凭借其成功的资本运作手段,将足球的产业值最大化,球队还一度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中超第7名。

“假球案”的曝光迅速摘掉了成都谢菲联头上的光环,许宏涛的落马,俱乐部彻底失去了支柱。由于不了解中国国情,在“打黑扫赌”的大环境下,英国思嘉伯集团对投资中国足球逐渐失去信心,加之该企业在国际金融危机、中国房地产“限外令”的双重打击下亏损严重,俱乐部的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成足由此成了问题球队,俱乐部员工、教练、球员的工资奖金无法按时发放,俱乐部的水、电、气也没钱支付。英国投资人凯文·麦克比最终承认自己已无力支撑,成都谢菲联随后开始转让。在许宏涛的问题上,凯文评价得很到位,“他年轻,有激情有魄力,可惜没有处理好其中的一些关系,太急功近利这4年来他做了很多事,我相信他会吃一堑长一智。”

尽管后来多名接管俱乐部的CEO都表示,不希望看到因为缺少一个许宏涛,俱乐部工作就完全无法运转的情形。但实际上,缺少许宏涛这样一名公关高手和管理专家,俱乐部随后的工作彻底陷入困顿。他在成都本地足球圈拥有出色的人脉,也很讲情义,这是这名西安人能在异乡取得成功的一大原因。很多圈内人士都评价,“他至少非常关爱手下员工,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很多球员和教练都愿意跟着他去闯,就冲着他身上那点人格魅力,哪怕少点钱都开心。”他热爱足球,也坚持“让懂足球的来搞足球”,可惜他的继任者无一能做到这点,最终酿成大错。还有人说,“如果他在,哪怕俱乐部出现暂时困难大家也会卖他个面子,不可能树倒猢狲散;如果实在搞不下去真要转手了,由他出面生意也好谈得多,哪能是现在这个样子!”

直到现在,成都球迷依旧在每个主场呼喊“许总,你快回来”。他们眼中的许宏涛,并不是罪人,“当年要不是他搞起成都的足球,这几年我们哪有足球看?他是真心搞足球,如果他在,俱乐部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2006年1月11日:英国谢菲尔德成功控股成都五牛足球俱乐部,俱乐部名称改为:成都谢菲联足球俱乐部。

2007年10月13日:球队在主教练黎兵的率领下冲超成功。成都谢菲联俱乐部仅用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成为成都足球史上首支中超球队。

2009年:联赛中途王宝山接替黎兵执掌球队。成都建工集团、成都银行先后赞助球队,最终球队创纪录地获得中超第7名。

2009年9月:成都谢菲联足球公园在双流开园,前中国国家队主帅米卢蒂诺维奇也到现场祝贺。

2010年:因为缺少资金,俱乐部先后经历“农民工砸门事件”,“食品供应商、物业公司断货追债”事件。来自英国谢菲联的麦卡锡接任俱乐部CEO,这也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位外籍老总。该赛季球队只花了1000余万元就冲超成功。

2010年12月:俱乐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出公告,决定免费出让俱乐部50%的股份,以此吸引成都本地企业。但潜在下家认为入股条件无利可图,最终无人接手。

2011年2月:成都谢菲联的控股股东英国思嘉伯集团在深圳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俱乐部已经转让给在香港注册的鸿富企业有限公司,其背后投资方为重庆歌乐投资有限公司。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